在张掖西南有一处很大的马场,这里主要养小马,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长满了秋日的野花,一条清澈的小河从草原上穿流而过,流入张掖河,这里风景秀丽,可以租到帐篷,买到木材,也很安全,张掖百姓常常带着孩子来这里郊游,可以骑马、烧烤、野营,两三天后尽兴而返。

  次日一早,在数百名亲兵的护卫下,郭宋带着一大家子以及十几名丫鬟仆妇分乘十辆马车来到了马场。

  马车刚停下来,张虎头便急不可耐地跳下马车,欢呼一声,向远处的几匹小马奔去,郭薇薇紧跟在他身后,大喊道:“那匹红的小马是我的!”

  薛涛急得大喊:“小薇,当心脚下!”

  话音刚落,郭薇薇脚下一绊,扑进草丛里,吓得大家都惊叫起来,不料郭薇薇却爬起来,一阵风似的向小马跑去。

  薛涛有些埋怨地对丈夫道:“看你家这个疯丫头,一点不像小娘子。”

  郭宋哈哈大笑,他心中也有点惊讶,他的另一个女儿郭薇薇,从小也是个疯丫头,还真是神奇。

  张虎头和郭薇薇最终没有能追上受惊吓跑的小马,满脸沮丧地回来了,这时,马场牧监送来大批帐篷和木材以及刚刚宰杀好的新鲜羊肉。

  数十匹小马也被带了过来,郭薇薇一眼看见了刚才的小红马,顿时高兴得跳起来。

  她拉着父亲的手,来到小红马前,撒娇道:“爹爹教我骑马!”

  闹半天,她还不会骑马,郭宋笑着把女儿抱起,放在马鞍上,将两只脚套进马镫里,对她道:“你抓住鞍桥,爹爹牵着马慢慢走。”

  “爹爹,我有点怕!”

  小马刚起步,郭薇薇便吓得尖叫起来。

  这时,张虎头骑着一匹小黑马从她身边疾奔而过。

  郭宋笑道:“你看虎头,骑得蛮好的。”

  郭薇薇哼了一声,昂起头,壮着胆子,尽管她吓得浑身发抖,但嘴却不认输,“我也会骑,只是骑得慢一点。”

  不过小马的温顺,还真让她慢慢找到了感觉,郭宋牵着缰绳缓缓而行,女儿郭薇薇兴奋得大呼小叫,“爹爹,我会骑马了。”

  “既然你会骑马了,那爹爹就放开缰绳喽!”

  “不要!”郭薇薇顿时吓得尖叫起来,哀求道:“爹爹,求求你不要放手。”

  郭宋仰头哈哈大笑,小家伙还真有意思。

  ........

  孩子尽兴地了一天,郭薇薇也自己能骑着小马缓缓而行了,不再需要父亲帮她牵马,但还是有一个士兵跟随着她,防止小马受惊吓狂奔。

  夜幕初降,数十顶大帐已经扎好,在大帐前面点燃是三堆篝火,大家忙碌着烤羊肉,一群孩子围住郭宋身边,看着他熟练地给大家烧奶茶,有了蔗糖后,奶茶的香味更加浓郁。

  “第一杯好了,谁抽到一签?”郭宋笑问道。

  “是我!”郭薇薇高高举起手。

  郭宋好奇地笑问道:“我记得你不是抽到第四签吗?”

  儿子郭锦城闷闷不乐道:“我抽到第一签,让给阿姐了。”

  “你哪里是让给我的,我和你交换的好不好?我把颜阿公送我的字帖借给你一个月,你才答应交换的。”

  “嗯!这个条件不吃亏。”

  郭宋摸摸儿子的头笑道:“颜阿公的字帖可是无价之宝,你要好好练字。”

  “爹爹,我会的。”

  郭宋把第一杯奶茶倒给了郭薇薇的杯子,还剩一小半,倒给了抽到第二签的张虎头,两人欢呼着端着杯子跑去母亲那里了。

  他斟满清水,准备开始烧第二壶奶茶。

  “爹爹,明年开春,您还要出征吗?”郭锦城忽然问道。

  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  “我听潘伯伯说的,他说明年春天,回纥军会大举南下云州,你肯定会去支援。”

  郭宋微微笑道:“还不一定呢,到时候看情况吧!”

  “我知道,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”

  “谁教你的?”郭宋好奇地问道。

  “我在爹爹书房里看到的,桌上的小白玉屏风上就写着这句话。”

  郭宋想起来了,他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猛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最佳女婿只为原作者高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月并收藏猛卒最新章节